您当前的位置 : 池州人文池州文化

与诗结缘

时间:2018-01-08 10:48:58

  选择诗歌,对于如今的年轻人来说,也许觉得有些怪诞,因为诗早已成为文化的边缘,早已被流行、时尚的文化取代,谁还去用心智,用寂寞去勾兑那些没有市场、没有效益的东西呢?但对于生于六十年代且是闭塞、落后的大别山区的我来说,如果没有幻想,是不是过于残忍?没有精神的慰藉,我拿什么充饥?罗汉尖的涛声,长溪河的倒影,天边那飘忽不定的彩虹,还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乡亲,铸就了我那青涩与朦胧的心思,渐渐地我有了跃跃欲试的某种冲动,撞向情感的大堤,以至于上学的时候,我时常无法关注地听课,偷偷地拿出纸和笔,写下一些青涩的句子。好在我的语文教师也挺喜欢文学,发现后,并没有严厉地批评我,只是轻轻地敲了敲桌子,冲我善意地笑了笑,然后继续地讲解课文。到了“五一”、“十一”,按照惯例,学校要出一些墙报,我的那些歪诗有了用武之地,不仅如此,许多同学还请我帮忙,我的名气也因此大增,想不到青涩的句子给了我青涩的幸福。如此一来,我不爱诗也难。后来我考上厦大,这是一个充满诗意的城市,阳光、沙滩、海浪、珊瑚礁、椰树林,哪一个不是天生的诗的材料,它们各自以自己的方式冲击着一个年轻学子的灵魂。更何况我所在的八十年代,那是一个充满朝气的年代,那是一个诗的年代,朦胧诗像一阵春风,迅速席卷了这片焦渴的唤醒了人们沉睡的心灵一批青年诗人迅速崛起,北岛、舒婷、顾城等成为当时最红的明星。在这种背景下,厦大学子成立采贝诗社似乎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家住在鼓浪屿的舒婷成为诗社的顾问也就不那么稀奇,而我象一枚小小的海贝,被这股诗风社裹挾着前行也合情合理。

  毕业后,我来到一个山青水秀的江南小城,供职于一家文化单位。这是一片充满灵性的土地,九华山的晨钟暮鼓,杏花村的牧童短笛,秋浦河的粼粼波光,升金湖的片片白云,使这片土地处处散发着诗的意蕴。一代诗人李白曾先后五次来到这里,写下了广为流传的《秋浦歌十七首》,晚唐著名诗人杜牧在此写下千古绝唱《清明》,这些历代名家的大作,金声玉振,灿若玑珠。为这片土地增添了夺目的的光彩,使这片土地享有“千载诗人地.的美誉。沐浴在这样的一种氛围里,一个异乡的人,一个有诗的癖好的人,如果不与诗结缘,不擦出一星火花,那就不正常了。渐渐地在报刊上,在这个城市的大大小小的庆典上,我借诗的口表达,诗用心将我塑造。

  一晃已写诗30年。有时我也惊讶怎么坚持下来的?也许这就是一种喜欢吧。一开始,可能是出于青春的狂热,渐渐的,变成了内心的表达,对自我的一种认知。回顾这么多年,我经历过的事,有的记起,有的淡忘,有的懊恼,唯一不后悔的是选择了诗歌。在诗歌的道路上,我收获了善良、感恩与平静。我要感谢厦大校友、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欣然为本书題词,感谢池州读诗会朋友们为我主办,,诗歌朗诵会,感谢挚友门泊东吴先生给我的悉心关注与支持,感谢许多朋友多年来默默地鼓励。诚如一个诗人所言:“总是诗歌,使我们心灵坦荡,滋补出我们精神的富足。坚定和深刻。美好的句子,足使生命终生受用不尽。”

来源:中安在线池州频道  作者:吴先耀 编辑:王兆
相关新闻
 
热点
政务
视频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导航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 2009-2010年度全省广告发布诚信单位